在某班的課堂上曾以這個新聞事件當例子。

政治學者Ranney的角度來看,政府的行政運作關乎人民的生命財產乃至國家整體的「最大風險與賭注」,「公文寫作」自然有其嚴謹性與神聖性。然而,若以Lasswell甚或社會學家Weber的「官僚模型」角度理解,這場「文稿競賽」不只令人可能成為「庸碌的米老鼠」,更可能捲入一張難以自拔的「權力大網」當中。

以下分享今早的一則觀點投書,藉由這位過來人的角度,讓咱們體會體會課本文字的鮮活畫面以及「衙門宮鬥」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公文也能傷人?其實公部門都在玩「Pass the Bomb」的遊戲

 

新北市稅捐稽徵處並不安寧,茶水間內發生了基層職員刺傷同科室股長的事件。整起事件經媒體的報導與渲染之後,愈來愈撲朔迷離,最後似乎還模糊了焦點,甚至把所有責任都歸結為基層職員的個人情緒問題。

 

新聞發生時,不免有人會說:「不過退個公文,也要傷人?」我想,這是不少民眾的疑惑。對於民眾而言,公文或許是一紙文書而已,但對於公務人員來說,它牽涉到的不只是公文書的往來,同時也涉及個人飯碗的保全,以及部門或科室間權責的角力。……

 

曾有行政學學者將公部門比喻為「文稿競賽」,可見公文對於公務員的重要性。然而,公文不是只有純粹的「寫」,它還包含了「多久內該寫完」、「要怎麼寫」,以及「該不該寫」等層面。

 

首先,先談談期限。普通公文以七日為限,最速件的公文則是一日,超過就算逾時,而逾時不只要向主管,以及公文管理單位寫報告,還可能因此影響考績,或是個人飯碗。

其次,公文「要怎麼寫」也是很大的問題,不少人的公文都曾被改得面目全非,有時還被長官要求多次修改,不斷更改某個細節用詞,甚至改到最後還回到第一個版本。此外,許多往來的公文還包括表格的填寫,而每個表格都有不同的格式與填寫方式,光是填表明就有好幾頁,直到搞懂如何填寫,可能已耗掉一個上午。

最後,公部門間的公文往來,不只是個人的「文稿競賽」,同時也涉及到部門或是科室間的權責角力競賽。「當公務員的第一堂課,要學會如何退文。」這是在公部門走跳的「潛規則」,也是公務員的基本技能。有時候,一件公文還會引起兩個部門或科室間的戰爭,大家使出混身解數避免該業務與自己沾上邊,……於是,公文就像上了定時裝置的炸彈,在各個承辦人員或是科室之間,進行著「Pass the Bomb」的遊戲,大家都急著將燙手山芋丟給下一個人,直到炸彈在某個倒楣的人手中引爆。

 

……政府機關裡頭,各個處室或單位間,多少都有一兩名有精神障礙,或是深受心理疾患所苦的公務人員。……公務體系的各種制度,容易將人「異化」,化為不起眼的螺絲釘。因此,等到人們察覺到這些螺絲釘也是個人時,往往都是他們「死了」,或是被認為「瘋了」的時候。

 

※資料來源:節錄自風傳媒(http://www.storm.mg/article/483381)

全站熱搜

臺灣非典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